第七百三十九章 三大界主战罗睺 四


    界主到底有多强?

    其实这个问题放眼整个三界恐怕都很难有人能说得清楚。因为即便是所谓修士的极限九源,知道那种力量到底有多强的人也少之又少。而对于界主来说,九源却不过是入门罢了。

    界主的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三界的巅峰,难以再进一步。不过既然身为界主,其真正的实力却不能再只用源力去衡量。但凡是界主,都有其过人之处,身怀超然的力量。那样的力量,哪怕是九源修士遇到也要退避,根本不敢与之争锋。

    这是界主进入九源以后真正开始锻炼实力的结果,也是其能够独掌一界,不容质疑的自信所在。

    自然,这样的超然力量并不是任何一个九源修士都能够获得。除了莫大的机缘以外,还需要经过长久而艰难的修炼,这种突破了源力限制的力量才能出现在修士的身上。

    不过,这样也仅仅能够得到入门程度的超然之力罢了。若是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经历更加长久的修炼,耗费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历经千锤百炼,方可有所成就。而到了这个时候,这种超然的力量才可以真正做到碾压九源修士,让九源修士望风而逃!

    界主身上的超然力量,早已不是千锤百炼就可以形容,就比如陆压的《大日千机经》,已修炼了超过千万年!这般长久的锤炼,其威能到底如何,又当是何等的超然,言语已经难以描述。

    其实,桓因从来都不曾小瞧过陆压和地藏。只是随着前世记忆的模糊和这一世一路从一个小小修士走到现在,因为认知的局限,他一度把陆压和地藏单纯的当成了九源修士,哪怕是直到不久以前,他也是如此想法。

    所以,直到罗睺因为得到了噬灵界的力量而超越源力修士范畴的时候,桓因主动担当起了主攻的角色,更处处想着要保护陆压和地藏。在他看来,唯有自己的真道之力才能够制衡罗睺身上的噬灵界力量,至于陆压和地藏,虽然能帮他打援手,只怕却是效果有限。能够帮助他最终获取胜利,那已是很不错的了。

    然而现在桓因才知道,原来界主是如此的不简单。对于尚没有出手的地藏到底实力如何,桓因还不得而知。可现在陆压展露的一手烈日之力,竟能把他的真道之力给蒸发掉,那是何等的恐怖?

    很显然,陆压至今都并未施展全力。所以,若是当真让陆压完全认真起来,或许他一人已足可对付现在的罗睺?甚至,有可能桓因也不是他的对手!

    罗睺的惨叫在青色的火焰之中爆发了出来,可这声音在传出以后竟也变得模糊而扭曲,显然就连他的声音都被极度的高温给烧得变了形!

    这样的温度,甚至连桓因这个掌握了火之真源力的修士也根本就不能够理解。那是另一个层次的修炼才能够促成的恐怖温度,是一种堪比真道的超然。

    只是,罗睺既然能与拥有真道之力的桓因缠斗这么久,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被活活烧死。他现在中招,不过是因为桓因和陆压以二对一,让他应接不暇。

    终于,只听火焰之中的罗睺长啸了一声,随即他整个身躯猛的膨胀数倍,胸口高高鼓起,大口一吸!

    青色的火焰竟被他一股脑儿的吸入口中,更不像之前那样,还能有火焰从罗睺的皮肤之中冒腾出来。很显然,罗睺竟是又把陆压的火焰给吞掉了!

    陆压面色微变,似对于如今的罗睺的强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不过很显然,吞掉了青色火焰的罗睺也很不好受,全身上下的皮肤竟变得有些透明,其中更有一条条脉络如同将他的皮肤给分割成一块一块,煞是恐怖。

    看来,罗睺虽然暂时吞下了火焰,却没能将之完全制住。罗睺需要一段时间去彻底将这些火焰给“消化”掉,当然,这时间桓因却并不打算给!

    “老家伙,我要问你借点儿这家伙的兽血,你该不会舍不得吧?”罗睺刚刚脱困,桓因已然飞到了地藏旁边,双眸却看向他下方的九头魔蛟,露出很感兴趣的神色。

    地藏没有任何表示,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而他下方的九头魔蛟却是高昂头颅,看向桓因时,目露凶光,显然并不愿意把自己的鲜血借给桓因。

    桓因“哈哈”一笑,落在了九头魔蛟的一颗头颅之上。紧接着,他的手臂之上完整的混沌生兽图光芒大亮,瞬间笼罩九头魔蛟的身躯。

    这九头魔蛟跟随地藏过千万年,乃是生长在修魔海最深处,血脉最精纯的稀世灵种。哪怕其乃是蛟类,血脉的返祖程度却比神龙犹有过之。

    不过,这九头魔蛟自修为进入到八源巅峰以后,便是再也不能更进一步,哪怕地藏曾多次亲自出手帮助,它也始终无法突破瓶颈。

    而现在,在桓因的降灵力量的帮助之下,九头魔蛟浑身颤抖,它发现自己修为的瓶颈在这一刻竟然彻底松动,它就要踏入九源境界!

    桓因作为畜生道主,没有谁更能比他帮助得到这头魔蛟。如今他亲自出手,就该有此神效。

    魔蛟受了桓因厚恩,终于不再吝啬。只听它咆哮一声,随即中央一头张开大口,直接喷出一道深红色的血液,竟是它的精血!

    桓因作为畜生道主,畜生道的一切他都可以随意获得。可是他的真道之力并未达到极致,所以如今这魔蛟的精血他不是不可以凭空创造,只是需要太多的时间。所以他只能问这魔蛟要,因为他现在就要用这魔蛟的血液!

    血液出现,立马就被桓因一引,直接朝着罗睺飞了过去。这个时候罗睺才刚刚把陆压的火焰吞掉,整个人身上一片通透,更有恐怖的热气不断冒出,他哪里还有心思顾忌太多别的?

    最关键的是,此刻被桓因引向他的乃是魔蛟的精血,并没不带有任何的杀伤力。罗睺并未感受到危机,反而不去躲了。

    “哗”的一声,罗睺直接被大片魔蛟精血给泼了个满身,一时之间竟成为血人。罗睺被泼得有些发蒙,浑身的腥臭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可是他细细检查之下,却发现自己满身的魔蛟血液果真没有任何杀伤力,不由得感觉莫名其妙。

    罗睺很快转头看向桓因,当看到桓因满脸的讥讽之色时,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怒到:“你敢羞辱我?”

    桓因冷笑一声,顿时让得罗睺面色一变。罗睺太了解桓因了,每当这种冷笑出现在桓因脸上的时候,他知道一定不会有好事出现。而他现在也想起来了,桓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比起羞辱,他更喜欢直接杀戮!

    “现在反应过来,晚了!”桓因说了一句,便见得他突然对着罗睺遥遥一指,口头念到:“畜生一道皆虚妄!”

    桓因说出的,正是降灵之法的至高真诀!

    一瞬之间,罗睺身体表面的魔蛟血液开始虚化了起来,仿佛就要消失。而由于这魔蛟血液太过精纯,受到降灵之法的影响极大,所以那种虚化的力量竟被无限放大,直接影响到了罗睺!

    也就是说,桓因如今是要抹去魔蛟的血液,可罗睺被血液包围,却是因此而遭受牵连,有了要被一并抹去的征兆!

    “你敢阴我!”罗睺大叫。他与桓因缠斗许久,一直都知道桓因能够凭空抹去事物,那种力量极为强悍,让他也心生怯意。

    可是之前与桓因纠缠许久,他都成功避开了那种力量。却没有想到,现在桓因并未施展纯正的真道,却以降灵和魔蛟血液展现出了完全不下于真道的力量。而最关键的是,现在大量血液粘在他的身上,他根本无可躲避!
如果您认为《桓因传》不错,请把《桓因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桓因传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三大界主战罗睺 四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