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 有人害的


    少女们纷纷看过去。

    “雪真,你怎么了?”金彤张口问道。

    其他人没说话,但眼里带出了疑惑。

    追建安侯世子这件事,在场虽然人人有份,可姚雪真一直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她们要追,跟着一起行动罢了。

    姚雪真一下慌乱起来,支支吾吾道:“我、我只是很吃惊……”

    “有什么好吃惊的?”金彤理所当然,“出了这样的事,齐世子负责也是应该的!”

    “可又不是他推的……”

    “这个谁会管?别人只会说阿吟因为他落水。”

    “……”

    金彤还想再说,被徐吟打断了:“雪真,你裙子湿了,先去换了吧。”

    说着,喊丫头来:“拿我新做的衣裳,给姚小姐挑一件。”

    “是。姚小姐请。”

    姚雪真松了口气,逃也似的去更衣。

    她走后,金彤还傻乎乎地说笑:“她怎么总这么较真?先前还老是拦着我们,说什么影响不好,不就玩玩吗?”

    其他三人没一个说话。

    不同寻常的沉默,终于让金彤意识到了不对劲:“怎、怎么了?”

    徐吟抚了抚额头:“没什么。”

    她以前和金彤最要好,果然有原因的。就知道傻吃傻玩,不用动脑子。

    打翻的茶盏收拾好,姚雪真也回来了。

    小伙伴们已经聊起了别的事,让她松了口气。

    可是,听着听着,她又憋不住了。怎么大家对这件事这么淡定,好像之前追着建安侯世子的不是自己一样。

    “阿吟……”

    徐吟刚说完去踏青的事,慢不经心地应了声:“嗯?”

    姚雪真鼓起勇气:“你真的要嫁给齐世子吗?”

    “为什么不?”她反问。

    姚雪真垂下睫毛:“我还以为,你就是闹着玩的。再说,凭建安侯府的家世,也配不上你。”

    徐吟说:“配不配得上,有什么要紧?齐世子生得好看,又有才气,我觉得挺好的。”

    姚雪真揪紧了帕子。

    金彤一脸疑惑:“雪真,你不是不关心齐世子吗?怎么好像比我们还紧张?”

    “我……”姚雪真反客为主,“我还不是怕你们吵架。要说我还奇怪呢,你们先前一个个看到齐世子,兴奋得跟什么一样,怎么现在听说阿吟要和齐世子订亲,都没反应的?”

    金彤不以为然:“齐世子是好看,可好看的又不止他一个。再说,阿吟要和他议亲了,朋友夫不可戏,当然不能再肖想了。”

    高思月跟着点头:“对呀!”

    “……”姚雪真忽然很不是滋味,合着就她当真了。

    金彤自以为大度地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吵架的。没有齐世子,还有高世子嘛,你们说对吧?”

    高世子自然是郡王府的世子,要说样貌性子,半点不比齐铭差的。

    然而高思月翻个白眼:“对什么对,外人瞧我王兄不错,可要像我们一样,和他一块过了十几年,见过他睡觉流口水,吃饭的时候放屁,看你们还有没有兴趣!”

    其他人哈哈笑了起来。

    姚雪真也配合地笑。

    这个问题仿佛就这么过去了。

    玩了大半天,眼见天色晚了,少女们纷纷告辞。

    徐吟送她们回来,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去了校场。

    校场里,有不少体格健壮的男子在习武,徐吟一眼看到那个舞枪的少年,扬声喊道:“大哥。”

    少年扭头发现是她,跟护卫交待几句,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三妹,你怎么不去歇息,跑这儿来干什么?”

    这是二叔的长子徐泽,也是徐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

    父亲也曾倾力培养他,可惜终究缺了点天分。在父亲死后,他一步步被人架空,最后身死异处。

    徐吟叹了口气,她对这个堂兄没什么恶感。他性子老实,对她们姐妹也不错,就是摊上一对眼光短浅的父母,白白折了性命。

    “大哥,我有事找你帮忙。”

    “好啊,你说。”徐泽擦了擦额上的汗,一口应下。

    “你陪我出去一趟。”

    徐泽怔了一下,问她:“你才好些,怎么就要出去?有事你说就是了,别拿身子开玩笑。”

    徐吟笑道:“没事的,我都好了。这事托给别人没用,一定要我自己去。”

    “这……”

    徐吟故意问:“难不成二婶不让我出门?”

    徐泽急忙摇头:“没有的事。那我去跟母亲说一声,换身衣服再来。”

    “好,我也要回去换衣服。半个时辰后,我们在门口见。”

    兄妹俩说好,徐吟回去准备,小满不解:“小姐,你要去哪里?”

    徐吟卖了个关子:“去了你就知道了。”

    ……

    半个时辰后,徐吟带着小满,和徐泽一起,悄悄到了明德楼的后门。

    “大哥,你去说一声,不要把我们的行踪露出去。”

    徐泽心里纳闷,但还是听话照做:“哦。”

    看他这反应,徐吟笑笑,原来大哥也不知道,明德楼背后的东家是谁啊!

    过了一会儿,酒楼管事出来,将他们的马车迎进后院。待徐吟下车后,又派人悄无声息地带他们上楼。

    “我落水那天在哪间房?”徐吟直截了当地问。

    伙计觑了她一眼,小心地回答:“天、天字第七号。”

    徐吟点点头:“就带我们去哪里。”

    明德楼建在湖边,主楼呈环状,中心设有高台,可以一边吃酒,一边看歌舞。

    天字七号房正好临湖,是赏景的好去处。

    徐吟进了屋,先推开内窗。

    和她记忆中一样,那日诗会在高台进行。

    她又走到临湖那边,推开外窗。这半面悬空,翻出去就会掉湖里。

    然后,她想到一个问题。

    “那日我跟齐世子争执,应该在内窗才对,为什么会跑到外窗去?”

    小满怔怔地答道:“奴婢出去收花了,没有看到……”

    徐泽看看两边窗户,忽然想到什么,吃了一惊:“三妹,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害你摔下去的?”

    徐吟慢慢点头。

    她当年就怀疑过这件事。只是嫌丢人,一直没出门查证,再加上建安侯很快上门提亲,她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现在回来,当然要好好查一查。
如果您认为《藏珠》不错,请把《藏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藏珠 005章 有人害的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