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还没发生的未来


    “二婶,你还好吗?”徐吟一脸关切地看着徐二夫人。

    徐二夫人勉强露出笑容:“看到你好了,二婶怎么会不好呢?”

    徐吟立刻开心地抱住她:“就知道二婶对我最好了!”

    徐二夫人被她抱出一身鸡皮疙瘩,好不容易忍住,问道:“阿吟,你真的没事了吗?建安侯世子这样对你,你竟不生气?”

    “谁叫他长得好看呢!”徐吟百无聊赖地端起茶水,“好看的人总是占便宜,你说对吧,二婶?”

    徐二夫人脸色僵了僵。可不是吗?就因为她们姐妹长得好看,她的佳佳无论什么场合,都跟个隐形人一样。

    “那你刚才还说,以后不会再见他……”

    “二婶听到了?”徐吟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突然发现,他也没那么好看。”

    “……”

    好吧,这么任性的理由,是她没错了。

    徐二夫人有点头痛,建安侯夫人离去的样子,分明在心里给她记了一笔,以后可怎么来往?

    徐吟可不会替她操心,已经说别的事去了:“二婶,我好饿啊!今天吃什么?天天羊肉鱼肉好腻,能不能换个别的吃法?”

    徐二夫人忙道:“今日厨下送了只新鲜的兔子,不若烤着吃?”

    “好啊!再炒两个菜蔬,和明德楼一样就行。对了,还有牛乳吗?”

    “有,一直冰着呢,马上叫人给你送去。”

    徐吟露出满意的笑容:“辛苦二婶了,我先回去休息,头还好疼呢!”

    头疼还说这么多话……

    徐二夫人一脸关心:“赶紧去吧,可别累着了。”

    徐吟施过礼,总算没再闹,扶着丫鬟回去了。

    徐二夫人长出一口气,叫来仆妇:“听到了吗?赶紧照三小姐的要求去做。”

    ……

    徐吟一回房便躺下了,脸上现出疲惫之色。

    她一醒来就去见客,其实人还有病中,不过强撑着。

    “小姐,您还好吗?”打头的丫鬟关切地问。

    徐吟睁眼看她,口中喃喃唤道:“小满?”

    丫鬟高兴地点头:“是,小姐有什么吩咐?”

    徐吟笑了,有些虚弱,但更开心。

    又见到小满,说明这是真的,她梦寐以求的事真的发生了。

    她掩住脸,半晌没动。

    一屋子的丫鬟都慌了,围着她问:“小姐怎么了?哪里难受?奴婢这就去叫大夫。”

    “没事。”徐吟松开手,说,“只是累得慌,你们都出去,我歇一会儿便好。”

    丫头们将信将疑,最后还是小满发话了:“那奴婢就在外面守着,小姐有事叫一声。”

    房门关上,徐吟抬起头,目光一寸寸看过去,看着这个熟悉的屋子。

    没错,这里是南源的刺史府,她生长了十五年的地方。

    现在她十四岁,还有一年就会离开这里。

    在这一年的时间,徐家四分五裂,她的人生天翻地覆。

    待她的情绪缓和下来,外面传来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是厨房送的吃食到了。

    小满敲了敲门,得到她的允许,进来禀道:“小姐,您要的烤兔子送来了,可要奴婢切一盘来?”

    徐吟摇了摇头:“我尚在病中,肠胃虚弱,哪里有胃口?你们分了吧。”

    小满疑惑,这不是小姐自己要的吗?不过病中不好吃这个,倒是真的。

    “那小姐想吃什么?奴婢再叫他们去做。”

    徐吟道:“不必麻烦,你拿粥来,配着小菜吃就是了,再将牛乳热一热。”

    二婶看似疼爱她,其实不过表面功夫。明知她在病中,什么烤兔子、冰牛乳,根本不适合吃,却不劝阻。

    这个家里,祖母一心礼佛,父亲忙着公务,姐姐比她大不了多少,内宅的事全托付给二婶,她却表里不一,明着疼爱她们姐妹,实则放肆纵容,甚至故意误导。

    若是徐佳病了,她会这样吗?显然不可能。

    徐吟也是后来才发现,二婶对她们的态度不一样。她管束徐佳甚紧,出格的事一律不许做,吃食要定时定量,四季衣裳随之增减。

    可惜的是,她管得太紧,徐佳很少活动,反而身体虚弱。不像她,打小到处野,骑马射箭蹴鞠样样行,壮得跟牛犊子似的。

    就是姐姐不习武,叫她害了,后来她们颠沛流离,姐姐总是生病,年纪轻轻身体就垮了。

    用了一碗粥,徐吟便睡了。

    临睡前,她问小满:“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小满答道:“原定的七天,可小姐一出事,奴婢便叫人传信了。大小姐知道,一定会马上赶回来。说不定您一睡醒,大小姐就到了。”

    “好。”徐吟带着期盼睡着了。

    ……

    徐二夫人没睡,她还在想白天的事。

    “三丫头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她问心腹嬷嬷。

    那嬷嬷想了想:“夫人是说,三小姐今天突然亲自出去待客?”

    徐二夫人点点头,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三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待客?这是她会干的事吗?”

    而且三句两句,就把她的底给漏光了,害她平白得罪建安侯夫人。

    虽说得罪了也没什么,可她还想跟建安侯府议一议亲呢……

    “或许想见齐世子?”嬷嬷猜测,“三小姐历来追根究底,说不准想弄个明白,齐世子到底怎么想的。”

    徐二夫人点点头,随后嘲弄道:“这丫头真是自降身价,凭大伯的权势,她自身的美貌,什么人家嫁不了,偏要追着齐世子跑。这下好了,出了这样的事,别家想跟她议亲,都要多想想。”

    若是太平盛世,刺史府与建安侯府可说是门当户对,然而如今天下动乱,手握军政大权的上州刺史,就比一个闲散侯爷强多了。

    大丫头今年十六,东江王先前有意为长子求娶。想来三丫头也不缺好姻缘,一个侯府世子不过勉强匹配。

    想到这个,徐二夫人就抑郁。

    同样是徐家的女儿,隔房的徐佳就差多了。她之所以把主意打到建安侯府身上,还不是因为再高的攀不上。可她儿子徐泽,如今刚到伯父帐下听事,远不到掌权的时候,女儿可等不了那么久。

    不过,有了徐吟落水的事,连这门亲事也议不了了。

    徐二夫人脑子里浮出一个念头:“你说,大伯会不会跟建安侯府结亲,好把这事遮掩过去?”
如果您认为《藏珠》不错,请把《藏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藏珠 003章 还没发生的未来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