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骂错了


    她不是卧床不起吗?

    待客厅里的建安侯夫人,也是一脸震惊。

    她带着儿子登门,一来就听刺史府的管家说,三小姐受了寒正卧床。

    建安侯夫人理解,不管徐吟平日多么骄横,到底是个小姑娘,发生这么丢人的事,自然要躲起来修一修脸皮。

    原以为,徐三小姐要有一阵子不见人了,没想到转头她便亲自来待客。

    什么情况?难道……

    建安侯夫人不由向儿子看去。

    齐铭被她看着看着,脸色渐渐白了。

    难道徐三小姐觉得,反正人已经丢了,不如把事情做实了?

    这可怎么办?自家能答应吗?

    要说两家门第,也堪匹配,但是徐三小姐那个性子,齐铭哪遭得住!

    可要是不答应,以后南源还有他们立足的地方吗?

    建安侯夫人正左右为难,就听门口传来响动,丫鬟说了一句:“小姐小心。”

    下一刻,徐吟进来了。

    建安侯夫人与她看了个对眼,不由一怔。

    徐焕的妻子,是东江乔氏之女,出了名的美人。他两个女儿,容貌承袭自母亲,天生丽质。

    第一次见面,建安侯夫人便被姐妹俩的美貌惊住了,后来熟悉了徐吟的品性,那层光环才自然而然褪去。

    一个小姑娘,成天招猫逗狗,净干惹人嫌的事,再漂亮也不成啊!

    可这回,不知是不是生病的缘故,徐吟的眼神出奇地沉静,衬着那瓷白的肌肤,尖尖的小脸,竟有种惹人怜惜的韵味。

    “侯夫人,齐世子。”徐吟施礼。

    建安侯夫人醒过神来,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清醒清醒。

    徐三小姐惹人怜惜?她是中邪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建安侯夫人面上平静无波,客客气气地问:“徐三小姐,你身体可好些了?都怪犬子无状,让你受惊了。”

    徐吟笑了笑,请他们坐下,说道:“没什么大碍,有劳侯夫人挂心。”

    见她这表现,建安侯夫人的眼神古怪起来。

    徐三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徐吟还能更礼貌,她转头看着齐铭,又道:“说起来,该我向齐世子致歉才是。前日在明德楼,我与人争闲气,搅了世子的文会,实在对不住。”

    此言一出,齐家母子瞪大了眼睛。

    他们听到了什么?徐三小姐道歉了?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吗?

    建安侯夫人快忍不住探头去看看了。

    “齐世子?”半天没反应,徐吟提醒了一声。

    齐铭回过神,向她施礼:“不,是我的错。若非我斤斤计较,三小姐也不会落水……”

    他心里松了口气。想来这次落水,让她吃了教训,以后收敛一二……

    “你知道就好。”

    嗯?她说什么?

    齐铭愣愣抬头。

    坐在对面的徐吟伸出手臂,往扶手上一搭。这是个非常闲适的姿势,然而在人前做出来,多少有些不庄重。

    徐三小姐就那样闲适地,不怎么庄重地说:“搅了文会,是我的不是。可这事怎么说,也是我对齐世子的一片心,齐世子即便不喜,也不该当众斥责我不知廉耻。侯夫人,您说是不是?”

    建安侯夫人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骂了不知廉耻这句话吗?这可严重了啊!她急忙看向齐铭。

    齐铭的脸色慢慢红了起来。

    自从来了南源,满城闺秀追着他跑。徐三小姐的存在感,和别家小姐怎么一样?家中婢子说起来,总要提她几句,还有嘴碎的骂一声不知廉耻。

    齐铭听到了都会让她们住嘴,可这话听多了,难免在他心里留下了印象。前日徐吟干出那事,他气得失去理智,一时嘴快就说了出来……

    “廉者,清也。耻者,辱也。不知何者为清,不懂何者为辱,行事也就没有道可言。孟子云,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齐世子,你看,我是知道廉耻的。”

    齐铭怔怔地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在说,你骂错词了。

    可这事的问题,在于他有没有骂对吗?

    徐吟接着道:“何况,知好色则慕少艾,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瞧齐世子生得好看,屡屡表达好感,并没有强迫,又怎么叫不知廉耻呢?当然,这回齐世子当众说我不知廉耻,这就是辱了,那我可得知一下,所以,齐世子以后不会再看到我了。”

    建安侯夫人听这话似要翻脸的意思,忙道:“徐三小姐莫生气,这孩子有口无心……”

    “侯夫人,我没有生气呀!”徐吟打断他的话,还适时地露出笑容,让她看看自己多开心。可她越笑,侯夫人就越慌。

    徐吟不高兴,徐焕就不高兴,那自家夫君在南源的处境更不妙了。

    “阿吟!”徐二夫人急匆匆赶到,“你怎么起来了?身体可好些了?”

    徐吟起身见礼,笑着回道:“多谢二婶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侯夫人……”

    徐吟抢话:“您先前说要替我出口气,我想着齐世子也是有口无心,说开就好了,所以亲自来见一见。二婶,你不会怪我吧?”

    徐二夫人:“……”

    这丫头,这话怎么能当着人的面说?她原想冷着建安侯夫人,回头再推给徐吟,既能讨好大伯,又不会得罪人,这下被她当众说破,岂不是叫侯夫人厌了她?

    果然,建安侯夫人看着她的眼神不对了。

    这可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自家敬着徐二夫人,敬的是刺史府,不然凭她自己,还不配登侯府的门!

    徐二夫人试图拉回来:“阿吟,二婶那样说也是安慰你……”

    “我就知道二婶对我好。”徐吟再次抢话,“不过,出气就不必了。原就是我爱凑热闹,瞧大家都喜欢追着齐世子,便也追着玩。既然齐世子不喜欢,以后不追就是了。至于我落水的事,与齐世子关系不大,不用追究了。”

    她转回身,向建安侯夫人笑得亲切:“侯夫人,改天我和姐姐去你们家玩啊!”说着还看了徐二夫人一眼。

    建安侯夫人仿佛领会了什么,顺势起身:“好,等徐三小姐好了,一定要来。”

    而后矜持地向徐二夫人点点头:“我们就先告辞了。”

    徐二夫人目瞪口呆,看着建安侯夫人领着儿子走了。

    看她干什么?什么意思啊!
如果您认为《藏珠》不错,请把《藏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藏珠 002章 骂错了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