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赔罪


    日暮时分,夕阳照进厅堂,拉出长长的影子。

    尽管刺史府的待客厅布置得闲适雅致,绝对没有一丝一毫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建安侯府的林大管家仍然坐立难安。

    他忍不住看向右手边,椅子上坐着一个妇人,一个少年。

    妇人看着不过三十出头,样貌秀丽,打扮华贵。少年大约十五六岁,五官与她有几分相似,颇为俊秀。

    丫头又进来添了一次茶,仍然没有主人前来待客。

    林大管家没忍住,叫住那个丫头:“这位姐姐。”

    丫头停下来,惊讶地看向他。

    林大管家脸皮红了红,还是问了出来:“不知徐二夫人可回府了?”

    主家说不在,那就是不想见客的意思,他这样刻意问,倒是显得不知趣。

    丫头施了一礼,方才回道:“奴婢这就问问去。”

    说罢,她快步走了出去,究竟有没有问,那就不知道了。

    等了这许久,妇人有些不耐,搁下茶杯,轻轻抿了抿嘴,说:“到底缺了个主母。”

    这是在说对方失了礼数,所以还是等烦了。

    少年看了母亲一眼,带着歉意:“都是儿的错。”

    妇人也就这么一说,便重新举起茶杯,恢复从容:“无妨,这点时间,母亲还等得。”

    不等,还能怎么办呢?

    这里是南源,徐家的地方。

    自从二十年前,绿林军大闹了一场,各地募兵勤王,朝廷就不大辖制得住了。

    南源刺史徐焕,当初平乱立过大功,十几年了也没挪过窝,政务军事把持得滴水不漏。

    自家虽然握着一纸留守的诏书,但到了南源,还是徐焕说了算。

    龙困浅滩,虎落平阳,少不得低一低头。

    要不然,她一个侯夫人,也不至于带着世子,给一个小丫头赔礼。

    没错,给一个小丫头赔礼——

    建安侯夫人的脸庞扭曲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得体的笑容。

    要说这事的来由,她身为母亲还是挺骄傲的。

    却说自家侯爷,年初来南源上任。只因世子齐铭太过优秀,一来就引起了满城闺秀的注意。那徐三小姐徐吟向来不甘人后,也天天追着人跑。

    前日,明德楼举行文会,大家中意谁的诗文,便赠之以花。徐三小姐大手一挥,命人收了全楼的花,都送给了齐铭。

    建安侯夫人知道,自己这儿子有些清高病,如此得来的第一,实在丢人。他一时没忍住,当场骂了徐三小姐一顿。

    徐三小姐作威作福惯了,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场面一时混乱,也不知道怎么的,从二楼摔下,掉进了湖里。

    徐焕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两个女儿,爱如掌上明珠。尤其小的这个,几乎被宠上天去。

    这下可好,徐三小姐吃了这样的大亏,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幸好徐焕外出公干,还没回来。

    建安侯夫人赶紧带着儿子,先上门赔罪来了。

    这会儿,府里理事的是二房。可建安侯夫人坐了一下午,也没见着徐二夫人的面,委实叫人难堪。

    ……

    刺史府西院,那丫头还真报到了徐二夫人这里。

    二小姐徐佳追问:“母亲,您不去见客吗?”

    徐二夫人打发了丫头,继续理账:“为何要去见?”

    徐佳道:“那毕竟是建安侯夫人,何况这事本就是三妹的错。”

    徐二夫人停顿了一瞬,问她:“怎么就是你三妹的错了?”

    见她有维护的意思,徐佳不由叫了起来:“她天天追在齐世子后头,半点不顾刺史府的体面,难道还做对了?而且,她搅了文会,叫齐世子被人说笑,也怪不得人家生气。”

    徐二夫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徐佳被看得心虚,不由缩了缩:“母、母亲……”

    徐二夫人轻描淡写地说:“天天追着齐世子的,又不止她一个,文会的事固然不妥,可说到底,也就是孩子胡闹,算不得什么。佳佳,她是妹妹,你身为姐姐,要知道维护她。”

    徐佳露出不忿的神色:“母亲,我自然知道维护姐妹,可总不能每回都叫我背黑锅吧?是她自己惹的事,父亲却来骂我,说我没看好她。”

    想起来徐佳就生气。她和徐吟一般年纪,从小徐吟就仗着长辈的宠爱胡作非为,到处闯祸,可因为她有个好爹,什么事也没有。而自己只要沾上一点,就会被骂。

    就像这回,明明是徐吟非要去明德楼,偏要怪到她头上。

    可徐二夫人并没有安慰她,反而说道:“不怪你怪谁?难道你父亲还能骂她不成?”

    徐佳一哽,差点气哭:“母亲!”

    见她如此,徐二夫人放缓了语气,柔声道:“好了,母亲知道你委屈,可咱家能这么风光,都是你大伯的缘故,人要知恩图报。”

    徐家原本只是乡绅,家里有几百亩田地,祖上出过几个秀才举人。也就是吃穿不愁,再多便没有了。

    哪知道后来出了个徐焕,少年聪慧一举考中,官越做越大,创下了这么一份家业。

    徐家的风光,皆是他一人之故,他疼爱的女儿,自然也是全家的掌中宝。

    可惜的是,除了两个女儿,他再无所出。

    想到这里,徐二夫人微微一笑。

    她除了这个女儿,还生下了徐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大伯没有亲子,这份家业自然要传给她儿子。

    为着这个,把徐吟捧上天算什么?再怎么宠也是个女孩子,等大一些,厚厚地陪嫁出去就是了,犯不着争这份闲气。

    徐二夫人接着交代:“阿吟平白吃了这亏,你大伯回家定会生气。叫建安侯夫人多等等,待会儿再打发走。”

    要让大伯知道,二房一心维护徐吟,至于得罪了建安侯府会不会有影响,徐吟的名声会不会更坏,她就不管了。

    徐二夫人拿定主意,端起茶杯欲饮,却见心腹婢子从外头进来,禀道:“夫人,三小姐亲自去待客了。”

    徐二夫人没防备,一口热茶差点灌在胸口,好不容易稳住,顾不上擦拭,忙问:“三小姐怎么知道的?她不是卧床不起吗?”
如果您认为《藏珠》不错,请把《藏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藏珠 001章 赔罪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