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走,进宫


    秀儿他们走了,马车速度非常快,直接冲出去,庞八乘坐的车紧紧跟随。

    方华脸上也带着寒气,“伯爷,我们现在怎么做,去找闻氏吗?”

    周恒摇摇头,方华现在很火大,方纪中在老皇帝面前给他揽下这个差事的,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无论怎样,方华难辞其咎。

    “第一,要找到值守的人去哪儿了,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杀掉吧,至少留下痕迹。

    第二,我们要安抚宾客,这么多人都是奔着刘大哥婚礼来的,主家的人一个都不回去,别人还好说,三皇子一定知道出事儿了,这些都是证人。

    第三,就是你们俩要惨点儿,这样一会儿让宾客看到,也不用多做解释,再者告御状需要表现出来状态吧!”

    朱筠墨点点头,抬手一把将身上已经凌乱的锦缎衣衫扯碎了,原本就都是水,来回地上揉搓的都是尘土,脏兮兮的,现在好衣领破了,袖子还少了半截,前襟儿也裂开一块,看着是真的惨。

    周恒想捂脸,这货手真欠,这事儿急啥,先要找人啊!

    方华已经开始朝着新房那里走,同时吩咐人在周边找,毕竟宁王府不小,真要是宫里人在这里出事儿,自己也不好交代。

    人撒下去没一会儿,就快步回来。

    “小方公公,人找到了,都关在新房旁边的西厢房里面,人没事儿不过都晕了,小的已经让人去打水,要不泼醒了问问?”

    方华摆手,这些人估计和他们一样,什么也没感觉到就晕了,问了也白问,他抬眼看向周恒。

    “伯爷,人直接带回宫,也不用唤醒,就这样给陛下看看,我觉得更好!”

    周恒笑了,这小子还是真有心眼儿。

    “让人准备车马,行了后院看不出什么,不过各个地方让外面的侍卫进来看守一下,现场还是要保护起来,张大人就在外面,一会儿是顺天府的过来,还是宫里,谁接手都容易一些。”

    方华点点头,瞥了一眼朱筠墨,将身上的衣衫也撕破,他头发都散乱了,看着更惨。

    周恒看了一眼后院的阁楼,那个方向就是闻氏的居所,这样折腾她都没过来,估计也是看出今天被人陷入局中,所以希望按兵不动。

    周恒一摆手,拽着朱筠墨一起朝前面走去,赶来的侍卫,将凉亭和新房都团团围住,这一众太监宫女,看着是一个比一个惨,都跟着周恒来到前厅。

    一进门,主桌的人都看过了,三皇子一怔,直接站起身,毕竟朱筠墨和方华身上太招眼了。

    周恒摆摆手,示意他们两个跟着自己来到主桌的边儿上,周恒这才压低声音,解释道:

    “诸位见谅,今天恐怕招呼不周了,后面发生一些事儿,周某已经让新人都回到我府上暂避,这里让侍卫守着,稍后世子和方华入宫回禀陛下。”

    宁远候和三皇子都走了过来,后面有个人还送过来两个披风,方华和朱筠墨都披上。

    三皇子看了一眼旁边傻愣愣的朱孝昶,赶紧追问道。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二人身上怎么造成这个样子?”

    周恒凑近压低声音,将后面朱筠墨和方华遇袭被迷晕,庞八受重伤,新房外面没了人,所有太监宫女被下药丢在一个厢房,这一件件说得仔细。

    越听三皇子眉头越是紧蹙,张辅龄也站起身。

    “要不我调集顺天府的人过来吧?”

    三皇子摆摆手,“出事儿的是后宅,有女眷,这样直接过去不妥,世子派出的侍卫原,本是宁王府分出去的,这个倒是没什么。

    行了事不宜迟,周伯爷留下照顾这里,厅中的宾客暂时也别走了,我带着他们两个进宫,筠墨和方华被迷药弄的,似乎还不算清醒,这刘大人新婚,是谁要捣乱,难道是看着刘大人病好了,挡了他们的道?

    还是说,有人嫉妒宁王府出了一位县主,此事不知道也就无法管,一旦本王知晓绝,对不能坐视不理,走进宫!”

    周恒眨眨眼,三皇子能主动当说客当然是最好的,他们就是今日婚宴的贵客,没等吃好,就被扰了清静,直接进宫说说,倒是无可厚非,不过这个方向,是否要控制一下,不然真的让人当枪使了。

    “殿下,您先别急,听周恒一言!”

    周恒凑近,压低声音快速说道:

    “闻氏今天突然回来,加上这些事儿,我怕是有人故意为之,真真假假掺杂在里面,这是不是要拿我们当枪使,针对闻家?”

    周恒说到最后已经停住,三皇子是聪明人,稍微一点拨就能明白。

    今天十万两送来,他们不说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也算是比别的皇子之间关系要进一步,所以既然要出击,定然要劲儿往一处使。

    三皇子脸上带着不解,因为周恒对闻家有多不待见,这个不用说他也能感受到,这会儿竟然要放闻家一马,让三皇子有些不解。

    “无论是否有人利用,但眼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闻家,这有什么好多说的,我们也不是诬告,只是将所有事儿,摆在父王面就好了,解释什么?”

    张辅龄站起身,朝着三皇子躬身施礼,一般情况,三皇子说话,张辅龄早就眼观鼻闭关口口关心了,今儿是因为周恒的事儿,他起身脸上带着关切。

    “三皇子和伯爷说的都有道理,不过去了宫中,您二位希望达到什么效果呢?”

    三皇子一怔,平时没发现,张辅龄竟然是个考虑后果的人,以为他一直是耿直的臣子,直言不讳,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了解的一面。

    或许,是为了周恒才真正说出想法,这个机会怎能放过,三皇子赶紧认真想了想。

    “找到幕后之人,至少让厂卫的人,查清事情原委。”

    张辅龄摇摇头,“据臣所知,世子的侍卫庞八,武功极为厉害,京城能在他之上的人不多,这两个人虽然是偷袭,可庞八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绝对不是一般人!

    而现在所有留下的证据,只是指向闻氏,伯爷留下侍卫,就是不想将这件事儿扩大,至于闻氏,恐怕最初只是想要添堵而已,没想到被人算计。”

    张辅龄其实已经想到能做到这些的人,不过这不方便说,想想接着说道:

    “臣跟随三皇子一起吧,幕后之人或许臣知晓。”

    这句话让众人一怔,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张辅龄。

    这人是多么谨慎,谁都知道,今儿这是怎么了,竟然在所有人没有头绪的时候,他竟然笃定地说,知道是谁。

    宁远候看向张辅龄,他自然知道张辅龄的为人,这人绝对不会撒谎。

    “知道了,不能说是吧,那就快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让周小子陪着我们就行。”

    周恒在张辅龄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已经明白张辅龄的意思,他是认为金乌教的人操控了一切,按照张辅龄的说法,还真的容易让人朝着这个方向想,毕竟现在查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事儿。

    如若这个时候,因为刘仁礼婚事的事儿,朝中内斗起来,那么是不是老皇帝还有朝中众人,就没有心思去查金乌教了?

    周恒眯起眼,如此顺一遍,似乎非常有可能,看着张辅龄笃定的神色,周恒虽然觉得哪儿不对,但就是没想明白,宁远候说得对,耽搁不得。

    三皇子一摆手,“勿要耽搁,你们三位随本王进宫吧!”

    周恒朝着朱筠墨点点头,朱筠墨赶紧站起身。

    “走吧,我们赶紧进宫!”

    ......

    御书房内。

    几个人都站在下面垂着头,三皇子将事情经过早已讲述一遍。

    朱筠墨和方华二人,不用多说,二人的惨样不装假,不说身上的衣衫,二人惨白的脸色,还有猩红的眼睛和哆嗦的手脚,一看就知道被人下药了。

    听了过程,老皇帝脸色阴沉,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方纪中赶紧扑通一下跪倒,这差事是他给方华揽的,谁知道能出这样的事儿。

    俩新人已经被送往忠远伯府,这是发现早,如若晚些岂不是让老皇帝丢人了,好不容易弄了一个赐婚,最后被闹腾成这个样子?

    “请陛下责罚,都是老奴没安置好!”

    老皇帝一摆手,示意方纪中起来。

    “起来,此事和你无关,你去见见闻氏,朕倒是想听听她有什么好说的。”

    就在这个时候,张辅龄朝前一步,赶紧拦住老皇帝的吩咐。

    “陛下,臣觉得此事没有如此简单,说一句最不恰当的话,闻氏不是愚笨,如若此事是她安排,岂不是要明着跟陛下抗衡,这就是抗旨不尊,她还希望儿子考取功名,就为这个也不会如此做。”

    老皇帝原本盛怒,听了张辅龄的话,瞬间一顿。

    似乎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朝着张辅龄摆摆手,示意他起来。

    “张爱卿接着说,你怎么看?”

    张辅龄抬眼看向老皇帝,目光十分坚定。

    “臣以为有人故意将此事扩大,如此多的高手,还有这样迅捷的安排,这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做到的,臣以为此事和北山爆炸案为同一伙人所为!”

    方纪中一怔,失态地倒吸一口凉气,眼睛不断转着,朱筠墨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金乌教的事儿,对外也是说得皮毛,只是说这些人被前朝余孽蛊惑云云。

    三皇子垂下头,这会儿不说话了,作为他的身份,这样的事儿不可能不知道,不过这会儿不适合发表意见。

    老皇帝眯起眼沉默了,过了不知多久,张辅龄都感到一颗汗珠直接砸到脚下,老皇帝才开口说道:

    “方伴伴你派人去查,蛛丝马迹都要查清楚,至于闻氏母子,既然想要静修,暂且别住在宁王府了,整个府封存以便调查。”

    方纪中赶紧施礼,不过没走,他跟随老皇帝大半辈子,这后面没说对刘仁礼和周恒他们的安置,自然等着后面的吩咐。

    “至于刘仁礼和香河县主,暂时就安置在周恒那里吧,你们两个下去好好调养,炳熏代朕去看看那对新人,安抚一番。”

    众人赶紧领旨出来,方纪中没动,等着几人走了,方纪中脸上还是带着一丝犹豫。

    “陛下,老奴觉得有些怪异,似乎此事不是金乌教所为!”

    老皇帝哼了一声,脸上都是疲惫的神态,抬手揉揉鼻梁,长吁一口气。

    “是不是暂且都要朝着这个方向调查,你当张辅龄也这么认为吗?人家出了一个引君入瓮,我们就不会来个假意逢迎,待到他们露出马脚,再一网打尽!”

    方纪中恍悟,赶紧朝着老皇帝施礼。

    “老奴愚笨,如若不是陛下说,都没想到这一层!”

    老皇帝瞥了方纪中一眼,一摆手示意他站起来。

    “别弄这些没用的,什么没想到,你是希望朕亲口说而已,对方既然布下这样大的一个局,我们自然要好好逢迎一番,不然金乌教的人早已龟缩,想要调查也十分困难。”

    方纪中脸上正色了几分,赶紧称是。

    “陛下勿扰,老奴这就安排人去调查,至于闻氏和小公子也会先请出去。”

    老皇帝哼了一声,脸上阴沉了几分。

    “如若不是他们执意给人添堵,能有今天这样的事儿,让他们好好吃点苦头吧,不用在意脸面。”

    方纪中退出御书房,外面三皇子还在等着,张辅龄他们早已离开。

    二人没有什么寒暄,而是直接快速赶往宁王府。

    到了宁王府,正厅里面的宴席没有动,所有人都原地坐着,毕竟要等宫里的回信儿,张辅龄正在周恒身侧似乎说着什么。

    三皇子没说话,直接走到周恒面前,方纪中手中甩了一下拂尘,正色地说道:

    “宁王府的事儿,诸位已经知晓,诸位稍后登记即可离开。”

    厅内人不算很多,一个个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这时候多说就是添乱,还不如听从安排。

    方纪中刚吩咐完,一个两个小太监带着侍卫开始一桌一桌进行登记确认。

    方纪中直接走到周恒近前,先朝着周恒施礼。

    “伯爷见谅,公务在身不与您多言其他,您救了方华,就是对咱家有恩,感激之言不在这里多言。”

    周恒点点头,这老头是个明白人,说多了没啥意义。

    “一切听从陛下旨意!”
如果您认为《大良医》不错,请把《大良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大良医 第六百五十六章:走,进宫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