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好年成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好年成

    丙戌,进封岐王颢为雍王,嘉王頵为曹王,并为司空。

    封曹佾为济阳郡王,赵宗旦为华阴郡王。

    徐国公主,进陈国大长公主。

    蜀国公主,进舒国长公主。

    卫国公主,进冀国长公主。

    在此之前,王安石,文彦博,苏油,已经获得了国公的称号。

    这一次,给王安石也加司空。

    文彦博之前就是太尉,这次加了河东、永兴军节度使。

    当年富弼致仕的时候,赵顼就曾经想给他加司空兼侍中,被富弼坚决推辞了。

    上个月各方大佬齐秀存在感,就是得到了改制的消息。

    前宰相王尧臣之子王同老,也想给自己父亲捞一个定策元勋的称号,于是上书朝廷,说家先父任参知政事时,正当仁宗服药,曾经与富弼和文彦博商议立皇储之事,正巧第二天仁宗病愈,此事方才作罢。

    于是赵顼向文彦博确认是否存在此事,文彦博说有。

    赵顼不由得对富弼大为赞赏,此老竟然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及过一丁点。

    为了嘉奖富弼不夸功的好品行,赵顼补上了之前的待遇,加富弼为司徒,并升其子富绍京为阁门祗候。

    苏油的资历,比上边几位的确是差了级别,但是除了这几位元勋外,苏油就算得上独一份了,王安石之下,就是他。

    加上这次治河又立了大功,于是赵顼加了苏油少傅,封国也从鱼国变成了涪国,算是正式从国外之封进入了小国之封,离自己的老婆又靠近了一小步。

    不过不管是人家称呼苏油苏少傅还是苏涪公,苏油都是一脸的纠结,光点头不答应。

    此少傅非彼少妇,此苏涪非彼舒服。

    而接下来,朝廷里边还有大动。

    丁亥,以吕公著为枢密副使,王安礼因检察河防之功,继任开封府尹。

    王克臣因救郓和四县有功,迁天章阁侍制,徙知太原。

    九月中,各地奏报今年大熟,三司所计秋料,合八千三百七十五万缗。

    加上春料六千六百四十二万缗,大宋元丰三年的财政总收入,第一次突破了一亿五千万贯!

    这是大宋自立国以来最好的一个年成。

    这其中莱山一号小麦的推广,功不可没。

    有如此扎实的政绩打底,元丰改制第二步——以阶易官,以无可阻挡的强势,从上到下,得到了彻底的推行。

    九月,壬子,诏中书详定官制,罢兵部勾当公事官。

    接着罢中书门下省主判官,归其事于中书。

    这标志着元丰改制的第三步——中央机构合并裁减,开始了。

    乙卯,兴洛仓使沈括,提举汴河堤岸司吴安持,上《导洛通汴记》,以《元丰导洛记》为句,刻石于洛口庙。

    洛坂水利工程,全线完工!

    这项工程,全程避开了黄河河道,从汴京直通洛口,兴洛仓。

    汴京的粮食,郑州的军需,至此可以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兴洛仓存储。

    之后分为两条路,一条经洛水到洛阳,然后转陆路过新安,黾池,抵达陕州。

    另一条,则是转入黄河,沿水路一路送抵陕州。

    陕州沿黄河一路向西,在风陵渡转入渭水,可以西入长安,再北上泾水,物资能够送抵临夏前线的渭州!

    陕西不比河北,要实现大规模的物资调运,没有多余的路可走。

    这个大工程的贯通,给陕西注入了强大的活力,长安洛阳和汴京的商业交流,一下子变得频繁起来。

    壬申,诏户部右曹于京东、淮、浙、江、湖、福建十二路,发常平线八百万缗输元丰库。

    钱,似乎一下子多得用不完了。

    熙宁以前,各路路榷酤场,所得都是用来支付衙前役支使钱,以及陪备官费。

    王安石推行免役法后,役钱变成从老百姓头上收取,于是罢收酒场,让百姓承包,增直以售。

    官府只收取坊场租金,称为坊场钱,但是因为有进无出,至元丰三年,已经变成了一笔庞大的资储。

    司农寺上奏,请将历年坊场所得输送到中都,为此特意在司农寺南,修造了近百间仓库来存放,称为“元丰库”。

    赵顼规定,今后凡诸司收上来的钱帛,不归度支司所主的那一块,全部都放到这里来。

    同时,根据苏油的请求,转运三百万贯去洛口仓,“欲以待非常之用。”

    ……

    陕西的兴旺,吸引了大量延边熟蕃的向宋之心,也引起了西夏人的不安。

    时逢河套平原麦熟,西夏佥书枢密院事,御帐行营都招讨,西寿保泰军司节度使梁永能;枢密副使,积石军节度使家梁,对宋国边境展开了一系列的攻伐,主动出击。

    庚寅,熙河路经略上奏,西界首领禹臧结逋药、蕃部巴鞫等以译书来告,夏国家梁集兵,将筑撤逋达宗城于河州界黄河之南、洮河之西。

    赵顼现在腰杆渐渐开始硬了,让军机处下令:“若如所报,乃属河州之境,岂可听其修筑!可速下本司多备兵马禁止之。”

    结果河州一代并没有等来家梁的兵马,乙酉,夏兵却突犯绥德城大会平。

    朝廷命永兴军路第四将高永能等击败之。

    丙申,家梁寇绥德城。

    朝廷又命都监李浦败之。

    等到高永能等完成防守,将夏军击退之后,这才兴冲冲地杀入夏境准备打草谷。

    结果发现地里只剩下了麦桩,粮食全被割走了。

    王厚和李庸这才明白,他们又被家梁耍了!

    先是玩了一出声东击西,之后又玩了一出以攻代守,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住河套地区的秋粮!

    这只是一次试探性的局部战役,双方都非常克制,隐藏起了自己的大杀器。

    家梁没有放出二点零版的铁鹞子,宋朝同样没有放出正式版的新军。

    两国打了一场传统意义上的攻防战,但是家梁的策略,毕竟还是成功了!

    赵顼非常生气,连续下诏。

    河北、河东、陕西路各选文武一员,提举义勇保甲;

    两制、台谏至总管、监司,各举堪应武举进士一人;

    延边凡弓箭手、兵骑各以五十人为队,置引战旗头、左右傔旗,及以本属蕃首、将校为拥队,并如正军法。

    蕃捉生、蕃敢勇、山河户,不以等样,保任十七年以上、弓射七斗者,皆可以充任队正。

    这是要继续加厚陕西的军势,选拔军事基层人才,加强对蕃部和义勇保甲的控制,使他们具备更强的战斗力。

    不过这些事情无伤大局,总体来说,大宋算是熬过了今年的所有难关,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好年成。

    军机处的工作,重新回到了往日的轨道上来,苏油也短时间的轻松了下来。

    皇家理工学院开学了,小妹带着扁罐漏勺他们回来了,苏家宅子里又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

    刺猬真的为理工牺牲了,扁罐和漏勺还为刺猬举行了葬礼,那个小动物园如今成了鹌鹑窝子。

    这是八公的建议,好玩还有鹌鹑蛋吃,养刺猬那娇气玩意儿干啥?!

    石薇也回来了,洪水期间,这两口子几乎就成了大宋的后现代家庭,夫妻俩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一天里都见不着面,苏油忙,石薇比他也不差。

    当然成绩也是巨大的,偌大的开封府,上千万人口扎堆的地方,愣是没有爆发灾后的大疫。

    不过功劳都算在了钱乙和唐慎微的头上,大相国寺和天师府也赚得盆满钵满。

    苏油闲下来,有人却该忙起来了。

    汴京城里,可贞堂外,读书人突然多了起来,举事开始了。

    苏迈,苏迟,还有韩家四子韩粹彦,五子韩嘉彦,都要要参加举事。

    苏迟和韩嘉彦参加考试,苏油给他们的定义是打酱油,参与一下,感受一下气氛就好,毕竟一个才十四岁,一个才十三岁。

    结果好死不死,四个人开封府举试全都通过。
如果您认为《苏厨》不错,请把《苏厨》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苏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好年成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