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魄寻来


    灸日努力让自己从脚底板直掀了天灵盖火气压下来,“谁!”灸日心方稍稍静下来,突然察觉到身后一道陌生气息不知存在了多久,头也不回地向身后甩出三道冰箭。

    三道冰箭,只为警告,对真正的感手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来人挥手放出一条水鞭,迅速绞碎了三只冰箭。

    灸日蹙了蹙眉,“水系?”

    来人面覆黑纱,黑色紧身衣束着精瘦的身体,身形看着比寻常男子高了些,和灸日也是不相上下了。此人似乎没料到灸日会如此快的发现他,水鞭一甩就是数道冰箭。

    灸日身形一闪冰箭回刺,风系加持下比那人还要快了三分,冰箭之后是灸日手上肆虐着烈烈赤焰的弯刀,紧随冰箭之后,与前一道攻击不相上下的速度攻向那人!

    然而在灸日几乎单方面压制对方的攻势,弯刀几要将那人拦腰斩断之时,却突然被凭空出现在二人之间的另一个人死死挡下,同时抓住和灸日对峙的那人极速向后退去。

    那人的面容并未有任何遮挡,大方至极的全部暴露在了灸日眼中。

    挡下灸日攻击的是一杆并不陌生的长枪。

    “二哥?”灸日仿佛没有反应过来一样,有些茫然地看着手持长枪,稳稳地把那人护在身后的烈霜泽。

    弯刀的火焰似通了人性一般,随着主人的心情,炽热的火焰渐渐收敛,灸日的攻势退了,烈霜泽方才放心似的将长枪背到了身后。

    烈霜泽握着长枪的手微微颤抖,挡下灸日这一击并不轻松,若非他突然出现,又是从侧方缷去了不少力道,正面对上他即便不死也要断一只胳膊。想到这里,烈霜泽看着灸日的眼神不免有些复杂。

    “二哥,他是谁?为何要杀我?”你又为何护着他……灸日不明所以地望着烈霜泽,一颗心又酸又涩,能让烈霜泽舍命相互的人……

    “你不知道他是谁?”烈霜泽牵着那人的手紧了又紧,片刻后终是疼爱弟弟的心思盖过了一切,他一手收起长枪,用空下的手去解那人面上的黑纱,那人却也乖乖地任由烈霜泽去解他的面纱。

    面纱缓缓剥离,那人的样貌也清清楚楚地映到了灸日眼中。

    “怎么会……这样……”要问灸日此刻是什么心情,那便是一颗心被泡在了酒精里,又懵又疼!

    那人没有黑纱遮挡的脸布满了皲裂开的黑色细纹,看着极为可怖,可若抛开那些细纹不去看,分明是一张和灸日一模一样的脸。

    “我……他……我……”这人是谁?那些看着都瘆人的裂痕,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

    “就凭这张脸,你让我怎么能不护着他。”烈霜泽叹了口气,往灸日这走来,那人也颇为依赖地紧紧跟在烈霜泽身后。

    灸日这才发现,那人神情看似正常,整个人的气息却很是奇怪,似乎并不像个活人?

    “我收到你在北狼失踪的消息时便想去北狼寻你,还没等我到北狼,我的下属就找到了他。一身是伤,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我以为是你,吓得赶忙带着他往天岚城来,本想找人救你,可就在前天,他突然自己醒了过来,身上的伤也渐渐愈合了,只留下了这一身吓人的伤痕。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他突然往这个方向跑,我怎么喊他都不听我,我只得跟着他过来,就看到……”烈霜泽说到这里,有些心疼地看着那人,“想来,他是感觉到你了,才追了过来,被你发现了,又被你的攻击吓到了才本能地反击。”

    被烈霜泽责备的眼神看着,灸日莫名有些委屈,自己的地位被人取代了……灸日愤愤地瞪了那人一眼,那人也不知回应,就木木地被烈霜泽牵着,傻傻地被灸日瞪着。

    “你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烈霜泽有些怀疑地看着显然并不知情的灸日,心里这下也打起了鼓,松开了牵着那人的手,悄悄远离了些。

    那人这才露出了些似被抛弃了的悲伤眼神,怔怔地看着自己被松开的手。

    灸日看着那人熟悉的举动,再看着那人一身伤痕,心思一动,正要说些什么,就见烈霜泽忙不迭地又牵起了那人的手,头也不回地看着那人道,“涵儿,你看他!你看他像不像你!你也是这样,我和大哥围着你转时你理也不理,一旦离你远些了你就是这副表情!涵儿!你看!”

    我看着呢……灸日心道。这下,他什么都不用说了,就连这身奇怪的伤也有了答案。前世他是怎么死的?万箭射杀,浑身上下一处好地也不曾留下。本以为烈霜涵的身体留在了那一世,早已尸骨无存。如今却是强行出现在了这一世……

    那秦傲雨的身体……还有其他被他占用过得身体……还有这身体里的灵魂……被灵魂侵染过的身体自然会渐渐偏进灵魂本来的模样,烈霜涵的身体长得像他也有理可循……

    个屁!

    他就是烈霜涵!烈霜涵就是他!这个冒牌货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二哥,这件事我真的没法解释……”灸日看着那张无辜的脸,心里却也发怵。发生在他身上的异事早已是他所知的无法解释得清的了。

    虽然灸日无法解释这人的来历,这人并非活生生的人,却是确确实实的,只能说是一具有了意识的活尸。

    而那意识是如何来的灸日能解释也不能解释给烈霜泽听,他如何解释这具身体能活动自如的根本原因是依附了一缕被执念困住了的烈风的一魄?

    烈风的三魂七魄大多归到了他们祖孙三人的身上,这一魄又是哪来的?灸日无语地想把烈风揪出来,好好问一问他到底把自己分割出去了多少份?

    灸日丧气地垂下头,“二哥,你还是给他带上面纱吧,不然让认识我的人见到他就更没办法解释了。”
如果您认为《再世傲魂》不错,请把《再世傲魂》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再世傲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魄寻来的连载更新!